系列座谈会第59期 如何应对制裁,保持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2020-08-05】

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8月5日举办了主题为“如何应对制裁,保持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小型座谈会。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涉港安全法后,美国已经宣布要对相关人员和机构进行制裁,具体措施将会逐步实施,英国也计划修订给予持BNO护照的香港人居留权。这种情况下会对港币的地位、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带来哪些冲击?如果发生汇率大幅度贬值、港币大规模外流的极端情况该如何应对?是否还应该坚持联系汇率?与会的专家学者对上述问题进行了讨论,他们是: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徐明棋,上海交通大学教授潘英丽,上海银行原副行长王世豪,上海银行海外业务部副总经理陈蕾,金融市场部见习总经理助理王圣垚,兴业证券宏观经济研究中心联席首席分析师王轶君。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主持了座谈会。以下是座谈会的主要内容。

一、香港对中美的重要性
香港是连接境内和境外的主要通道。现在中资企业要在境外发债,首选还是香港,不会到新加坡,不会到台湾,不会到伦敦,第一是文化,第二是语言,第三是香港与境内市场联接的紧密度很高。根据一个统计,国资国企到境外发债,85%以上都选择以香港为发债地。香港没有其他的主业,它的主业就是金融,金融专业人才很多,可以吸引全球投资者到香港行交易。从国资国企走出去的角度看,香港也是第一站。上海国资下属的44家国资企业,走出去的第一站基本都是香港,不会选择其他地方,选择新加往往是作为第二站。比如一个中等规模的企业,第一家子公司在香港,第二家在新加坡,这当中会隔5年-10年,因为这是积累经验的过程。再说走进来,海外投资者往往先选择到香港落地,再来看内地,这样虽然不是完全进入,但是半个脚先踏入到内地市场中来,香港是了解内地市场很好的窗口。很多企业在目前国际形势动荡的情况下,还是将其国际化的窗口放在香港。所以,无论是境内企业走出去,还是境外企业走进来,香港目前的地位在一段时间内还是会继续维持的。
中国金融业在香港有巨大的利益,中国银行业现在的金融外汇业务有50%在香港,如果它有什么风吹草动,对中国银行业的影响非常大。30多年计算下来,我们国家的招商引资中有60%是从香港进来的。香港的法律是英美法系的,相对于大陆法系,英美法系的金融市场发展得更好。港交所吸纳科创企业上市,短时间来看是非常重要的。鉴于现在美国对中概股的态度,中概股回归是必然的。在中国内地的法律体系还未完全准备好的情况下,港交所仍然是一个很重要的跳板。
香港对美国的影响也非常大。美国在香港有1300家公司,雇佣8万多的员工。美国从香港长年赚取贸易顺差,美国对香港的顺差是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有300多亿美元,比第二名荷兰多20%。美国如果离开香港,就等于部分放弃了亚洲市场,美方还是要考虑到经济利益的。


二、如何应对可能的金融制裁?
SWIFT(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是全球多家银行共同投资设立的,最大的股东是花旗银行,美资银行的占比较大,欧资也有很多。SWIFT虽然不是一个清算体系,但是伊朗被禁止使用SWIFT后,其所有的进出报文就没人认可了,伊朗就很被动。美国未来会不会禁止香港使用SWIFT,进而禁止内地的机构使用SWIFT?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如果发生这种情况,目前是无解的,但是也不用过于悲观。首先,这对美国也没有好处,它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其次,欧盟未必坚定地站在美国一边,未来我们有可能弃美元选欧元,通过欧元进行清算。第三,新加坡币是可考虑的一个替代币种。我们可以将新加坡币作为中间货币,用它去交易美元、欧元或其他币种。新加坡的金融市场是很强、很完善的,各方面的交易对手也很广。新加坡币可以和美元自由兑换,我们先通过新加坡币交易,再跟美元交易,这当中一定有汇率损失,但在极端情况下,有一点损失也是可以承受的。
我们还可以借鉴俄罗斯和伊朗“去美元化”的历史经验,深耕金融科技,开发对SWIFT系统的替代性操作系统。目前可借助中国国内的CIPS(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为离岸业务和境外金融机构人民币跨境提供资金清算结算服务,拓展多元化国际清算选择。


三、港币的趋势如何?
今年到现在,港币的近期走势相对来讲是比较强的,一直往升值的方向走。这背后两个原因。主要的原因是利率,港币利率比美元利率高一些。套息交易的需求很旺盛,大家很便宜地把美元融资进来,然后换成港币,去拿更高的港币利率,这个交易使得港币是在往升值方向走。第二个原因是对港币的需求,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港币的资本市场。中概股集中在香港上市,其实是港币融资,今年两个比较大的互联网IPO,总规模都在五六百亿港币的规模。包括今年南向资金源源流入,大概有3千多亿港元,它要去换港币。这两个是港元升值的最大的因素。
对于未来港币的趋势,港币大幅贬值的预期现在看起来比较低。香港地区的外汇储备是比较丰厚的,6月末是4459亿美元。整个流通中的港币,现在是1.7万亿港币。国安法通过以后,市场上确实一度对联席汇率是不是能坚守产生一些担忧。远期汇率往贬值方向走,曾经一度接近7.85,但是持续的时间并不长,远期汇率又回到了7.75这个方向。今天港币对美元的一年远期汇率是7.76。如果剥离港币跟美元的利率因素,纯汇率预期贬值的幅度是100个bp,其实是很有限的。总体来讲,市场目前预期联席汇率在未来还是会保持的。


四、联系汇率未来如何发展?
在现行联系汇率制度下,市场对汇率稳定预期的信心十分重要。香港金管局可借鉴811汇改后内地央行对人民币汇率的预期管理经验,适时与中国人民银行开展美元互换操作,对汇率预期变化变化提前做好主动管理。也可适度增加国内外汇储备中港币资产的份额,稳定港币汇率预期和信心。同时,要高度关注货币政策外溢性,包括联系汇率制度运行机制下,在稳定汇率同时对债券市场、股票市场、大宗商品市场的联动影响,兼顾好本国利率汇率和金融市场整体的稳定,增强货币兑换与金融市场的监控以及对利率、汇率的管控能力,谨防市场利率大幅波动冲击资产价格(如股票价格、房地产价格等)。
在当前中美地缘政治冲突上升的国际背景下,为了避免资本大规模流动对联系汇率的冲击,可以适时考虑对联系汇率制度合理的改进方案。一个可行的方向是,参考与香港类似的新加坡等小型经济体,通过选择盯住一篮子货币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来实现更为独立的货币政策体系。未来在人民币实现自由兑换的前景预期下,香港或可采取部分权重盯住美元和部分权重盯住人民币的汇率制度,作为现行汇率制度的替代方案。但对联系汇率的任何改进或调整必须审慎进行,避免对市场预期造成冲击。


五、国安法实施后,如何安定香港人心?
国安法已经实施了,“一国”已有了保证,接下来要多讲“两制”。我们学习邓小平的智慧,当年他说“马照跑,舞照跳,股票照炒”是很英明的,这让普通老百姓觉得香港还是资本主义,还能继续过原来的生活。我们要让外部世界,让香港人有这样基本的认识:只要不违背国安法,将来生意照做,钱照赚。我们接下来要做工作,如果做得好,一年以后民心有了改变,在立法会选举时我们的压力就小。
我们要让香港的精英和专业人士,以及在香港从事金融贸易和其他服务的机构,能够稳下心来,不认为国安法会对他们未来从事各种业务造成妨碍。国安法是为了维护香港安定、防止暴乱动乱的,不会干预香港商业交易的惯例,不会侵蚀原有的贸易投资法律。对香港的律师和法官,只要不搞分裂,要给他们自由就业、开展业务的空间,要稳定这部分人的情绪,以免削弱在香港从事金融经济法律服务律师群体、基层法院和仲裁机构。这样,香港作为连接内地和海外资金进出的功能,就可以很好地发挥出来。

联系我们 | 意见建议 | 友情链接     沪ICP备19030607号  联网备案号:31010102006068
CopyRight 2013 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