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龙157期 微信 邵宇,徐明棋,夏春:疫情对中国和世界经济的影响

【2020-03-09】

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于2020年3月6日以视频方式举办了第157期上海发展沙龙,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上海社科会学院研究员徐明棋、诺亚财富首席经济学家夏春分别就“疫情对中国和世界经济的影响”发表了看法,以下是沙龙的主要内容。 
 
一、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1)疫情对中国经济的直接影响
从目前来看,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已经比较大了,一季度可能是零增长,甚至不排除负增长。整个经济受到的冲击是非常明显的,制造业和服务业的数据处于前所未有的低点,从一季度的数据来看,冲击的力度相当于金融危机的量级。二季度的情况,取决于疫情什么时候结束。全年的冲击是0.5到1个百分点,也就是说,今年即便给出相应的政策对冲,全年的增长可能也只是维持在5%出头一点点的位置。
从三驾马车来看,首先出口也好不了,不光是供应链的问题,还有人员交流和货物交流的停滞,所以对出口这一块不做太高的奢望。消费方面,其实也没有真正能够回补的空间,失去的消费在后续过程中,大部分是补不回来的。投资方面,短期补的话,就是用基建补,用房地产补。现在各个地方的松绑政策或多或少被中央政府按住了,房地产大放松恐怕也不现实。再看基建,基建里面所谓新的东西是武器、人工智能、物联网这些新产业,现在叫新基建,但和经济总量相比其实还是比较小的。在整个融资数据里,中长期融资的增加并不明显。除了基建,投资还包括制造业和设备的投资,这一块很难在房地产和基建有明显改善之前,有很多的需求。
货币和财政政策,现在总体上比较犹豫,并没有全面发力,而且整个杠杆的快速上行、大规模放水和财政刺激也不一定能起到相应的作用。我们现在的财政政策,似乎主要是通过财政部向受灾区域紧急拨付资金,现在大概1100多亿。但是赤字率没有调,特别国债也没有发,因为这两项都要经过两会的立法程序,等到这些要进入到立法程序,恐怕要到二季度中旬了。整个政策的投放,包括中长期的财政政策和刺激,可能要到下半年。这些对整个经济的拉动,至少在前两个季度就没有明显的促进作用了。货币政策也是如此,现在做的是再贷款、逆回购,以及中短期资金的释放,并没有准备金的调降以及明显的降息。这两者都有空间,主要取决于货币当局觉得目前形势有多差以及会持续多久。至少目前来看,货币政策还在观望。
短期内的经济下滑是大概率的。中期涉及的问题就更加复杂了,这涉及到城市群的策略是不是能维持。如果中小企业被大量淘汰,或者引发了失业,就比较难办。龙头企业集中会带来什么样的分化效益,这要在后续做更多的观察。
(2)国际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疫情进一步扩散,世界经济受到冲击,对中国下一阶段的整体经济也会产生很多不利的影响。首先,从出口角度来看,我们第一季度非常不好,很多出口停滞了。接下来第二季度可能恢复正常,下半年会有一个弥补性的行情,但是如果美欧、日本、韩国受疫情的影响,美国是我们最大的出口市场,欧洲其次,日本、韩国的比重也不小。从上海来说,这几个市场占到我们整体出口的一半,如果因为疫情,导致需求受影响的话,下半年行情也会受到非常不利的冲击,这样一来我们恢复性的出口就没有办法实现了。
其次,在全球产业链中,中国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对于机械、电子、航空设备、港口设备、化工、电子产品等,中国既是这些重要产品的进口方,又是很多产品的出口方。前两个月,日本、韩国的汽车,美国苹果公司等大公司,由于配件缺乏不得不停产。如果全球疫情扩散,导致它们生产收缩,需求减少,我们不得不面临外部需求减少的状态。全球产业链可能会因为疫情,导致停顿时间被拉长。
再次是中国旅游业的影响。这几年中国旅游业快速增长,外国人来中国,中国也出去旅游。第一季度,我们的出境游受到了非常明显的不利影响,很多国家对我们实施了管控,措施非常严厉。现在倒过来,我们中国要对海外疫情国家进行管控,人流和商务活动都会遭受很多不利的影响。所以,中国经济前一个阶段因为我们自己的疫情受影响,第二季度甚至到第三季度会受到海外疫情扩散不利的影响。
中国在这里面也有机遇,比如吸引外资。中国政府控制疫情的能力,让各个企业感到,中国是比较优质的投资地。有些准备到海外的供货商看到整体疫情在海外扩散的不确定性增加,中国相对来说是安全的地方,他们会进一步在中国扩大投资,也导致对中国特别是像上海这样的地方,有一些有利的影响。疫情对中国产业链的往外转移,实际上起到一个否定的作用。即便产业链往外转,也不是短期可以实现的,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中国参与到国际生产环节当中,是经过40年改革开放,程度是非常深的,要转移也需要诸多因素的作用,不是短期可以实现的。另外,超宽松的货币政策一方面会导致全球金融资产泡沫进一步扩大,创造出来的货币最终回流到金融市场,导致投机性市场会进一步泛滥。很多钱会流入到中国,因为中国疫情消除,生产恢复比较快,经济增长下半年有明显的报复性反弹。钱进来以后,毫无疑问会对我们金融业的进一步发展,包括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会有一定的好处,但同时也要防止潜在的泡沫的风险。

二、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影响
(1)对国际疫情的分析
国际疫情的发展迅速,世界卫生组织警告,全球范围的社区传播的风险非常大,而且有效控制的窗口非常小。这就意味着,接下来两个星期如果没有有效控制疫情的话,可能变成大范围全球性的疫情扩散。首先,大多数国家不具备中国政府那样强有力的管控能力和决心,可以进行全面的人员流动管控。但是现在大多数国家,还没有像中国政府那样下定决心,愿意牺牲经济和社会代价,进行大规模强有力管控。有些国家,尽管中央政府或某些地方政府已经感受到疫情比较严峻,要采取管控措施,但由于其政治制度是各自为政的,地方有很大的权力,也没有办法像中国那样动用全国的资源,甚至不惜代价把几万人派到武汉,这在其他国家是无法做到的。因此一旦扩散了以后,扩散的时间可能拖得比较长。也无法像中国那样,可以使用医疗物资储备,有快速的生产能力,甚至有的企业可以迅速转产,生产口罩,生产防控设备,国外很难做到这一点。其次是医疗体制。大多数国家的医疗机构都是私有化的,无法像中国那样的所有的病人都可以免费治疗。国外尽管医疗水平不比中国差,尤其发达国家如美国、德国、意大利,但是疫情可能拖得比较长。国外的大面积传播可能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2)国际疫情对经济的影响
原来很多人比较乐观,IMF最早的预测,疫情对世界经济大概只有0.1%-0.2%的微小负面影响,但是目前来看,这个判断太乐观了。OECD在3月3日发表的报告,认为世界经济将会损失0.5个百分点。IMF说马上会发表一个新的预测数据,可能和OECD的预测相一致。IMF原来的预测2020年GDP的增长是3.3,减少0.5就是只有2.8。其他机构的全球经济增长的基数,比IMF要低很多,世界银行原来估计全球经济增长只有2.5%,减掉0.5%就只有2.0%。疫情对全球经济的负面影响,已经不仅仅是中国疫情本身所谓的慢效应,而是全球性的扩散。美联储3月3号提前将基准利率下调0.5个百分点。对美国经济的估算,现在普遍认为可能降到2%以下。疫情导致生产和消费的正常秩序遭到破坏,通过宽松货币政策是无法挽救的。
欧洲经济一直疲弱不振,由于美国的保护主义措施、英国的脱欧、成员国内部矛盾等影响,欧洲经济增长一直下滑,2019年只有1.4%,欧元区只有1.2%。现在疫情扩散了以后,可能导致欧盟达到衰退状态。如果主要经济体不能在短期内迅速控制住,接下来的疫情爆发导致隔离,生产、消费秩序受到明显破坏,经济可能有一轮衰退。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到现在,已经进入12个年头,从周期这个角度来说,世界经济可能又进入新一轮的衰退。日本经济本来就处于非常低迷的状态,2019年只增长了0.7%,原来预测2020年会进一步降低到0.5%,这次日本疫情的扩散,日本的经济可能会进入衰退。
美国是否会因此陷入衰退?可能性不大。衰退达成有几个条件。一个条件是出现物价的快速上涨,目前来看,除了口罩以外,其他的还好。还有一个条件是金融有泡沫,很多人加了很多杠杆,这时候金融开始连续收紧。但我们看到现在的利率是放松的,货币水平是放松的。历史上金融危机发生之前,都有一个特点,就是银行体系的利差快速上升,即流动性短缺反应在银行间市场,这个预测力也很高,目前来看这方面也没有问题。美国家庭经过了去杠杆,现在的财政状况很健康。政府杠杆虽然比较高,但是过去几年,奥巴马和特朗普实际上保持了一个水平的100%,没有往上突破。美国金融系统非常健康,巴塞尔协议,降杠杆,都做得很好。总体上,美国经济是比较健康的。


全文链接

联系我们 | 意见建议 | 友情链接     沪ICP备19030607号  联网备案号:31010102006068
CopyRight 2013 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