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依德:G20习特会,三种可能结果

【2019-06-26】

(该文刊载于 FT中文网 2019-06-26,作者系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中美后续的谈判,能够达成协议还是未定之数。其结果不仅取决于双方谈判团队是否穷尽努力,更在于两国元首是否有足够的决心。

 

 

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对中国3000亿商品增税以后差不多一个半月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应邀与特朗普通话,双方确认了在G20大阪峰会期间两国元首将会讨论内容广泛的问题。消息传出后,各国股市立即大幅上涨,市场似乎也松了一口气。但是国际经济界也有一些埋怨,认为本来G20应该讨论如何应对当前全球经济放缓、如何改革WTO等重大的全局性问题,现在似乎都被习特会冲淡了。但是,这也是当前世界的客观形势,如果中美之间不能很好地解决贸易冲突,其它有关全球经济的议题也难以得到深入地讨论和根本地解决。习特会的结果可能怎么样?中美贸易战可能会以一种什么方式、在什么时候告一段落?这些都是我们大家所关心的。

 

习特G20会谈无非有三种结果:第一,双方达成全面的贸易协议,贸易战就此结束,但实际上这是不可能的。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是无法解决如此重大的分歧的。第二种可能是谈崩了,就像金正恩和特朗普河内会谈那样,双方不欢而散。虽然不能完全排除,但是这种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的。习特会谈毕竟从根本上不同于金特会谈,后者对于会谈的一方,即朝鲜来说是生死攸关的,双方的隔阂是如此之深,尽管在前期双方各个工作层面多有接触。现在中美元首会谈虽然对双方来说都很重要,但谈不上生死攸关。双方已经经过了11轮的谈判,彼此的底牌和底线都比较清楚,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对这次会谈的期望值并不如金特会谈前那么高。因而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中美元首的会谈将会具有建设性,但不可能达成具体的贸易协议,可能会对重启谈判达成一致的意见。问题在于这些意见对后续的谈判是否明确了方向?这些共识是否非常具体,还是很笼统?这是一个两难的问题。如果对今后谈判的方向要达成非常清晰和具体的一致意见,双方就有可能谈崩,达不成一致;如果双方做了必要的妥协,达成了一致意见,但是比较笼统、比较模糊,那么后续的谈判就会遇到更大的阻碍,双方都有动机对这些意见做出有利于己方的解释。因而,这就有可能导致后续谈判破裂,达不成协议。

 

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美国现在在进行对3000亿中国商品增税的听证会,25日结束。按照程序,将于72日实施增税(尽管听证会上发言的绝大多数美国企业都反对增税,但美国政府未必会采纳这些意见)。那么,会谈以后美国是否还会按照这个程序在72日增税?美国一部分鹰派人士当然希望这样。在以往美国对于2500亿中国商品增税的时候,中国还是继续与美国进行谈判,不过这次情况并不相同。中国可能不愿意在美国增税的情况下仍进行谈判,所以,如果中方坚持,特朗普有可能像上次阿根廷两个元首会谈那样推迟这次增税。

 

如果我前面的分析是对的话,那么后续谈判成功的可能性如何?首先看看有哪些因素会促使谈判达成协议。当然从根本上双方都需要有这样的协议。贸易战没有赢家,尽管这是老生常谈,但也确是一个客观的事实。贸易战对双方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正逐步显现。美国经济第一季度增长3.1%,现在下滑趋势比较明显,PMI值下跌到50.5(创20099月以来新低)。当然这并不全是由于贸易战的原因。中国经济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尽管开局良好,第一季度GDP 6.4%,与去年四季度持平,但下行压力仍很大。进出口下滑,5月份PMI下跌到49.4。如果贸易战能够熄火,对稳定双方经济、避免全球经济滑落都是至关重要的。

 

从美国国内政治来看,现在越来越多的呼声要求特朗普政府停止增税。前一阵比较低调的美国主要商业协会现在也开始发声,如美国商会、大企业联合会以及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等,都非常强烈地表达了反对增税的观点,600多家大企业联名写信请愿。特别是福克斯新闻进行了一个民调,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都领先于特朗普,尽管这个时候的民调并不能说明什么,但仍使特朗普大发雷霆,解雇了一部分自己阵营的民调专家。如果贸易战久拖未决,无疑会影响特朗普2020年再次当选的机会,而这正是特朗普念兹在兹的问题。

 

从中国方面来看,虽然贸易战熄火并不意味着中美在其它各个领域的矛盾和分歧能够得到解决,能够完全避免美国在其它方面的打压,但是达成协议毕竟会创造一个较好的气氛,有利于解决其它问题的分歧。在前一阶段,我们也被多次地告知协议大部分内容与我们进一步推动改革开放是一致的,那么,达成协议自然会对进一步改革开放注入新的动力。

 

我曾经讲过,中国提出的三个核心关切并不是谈判中不可逾越的障碍(FT中文网517日刊载,乔依德:中美贸易战,下一步应该如何走?),尤其是第一和第二个关切,也就是达成协议后所增加的关税必须完全取消、中国购买美国商品的数量必须合理。这些不是实质性的问题,双方应该是可以作出必要妥协,达成一致的。第三个关切,即是指协议的文本必须平衡,必须维护国家的主权和尊严,如何解读这一条可能会存在较大的分歧。

 

前十一论谈判未能达成协议、特朗普提出加税、又加上美国封杀华为,这些情况使得双方妥协的空间大为缩小。美国是一个多元化社会,有各种不同的声音,但是不能否认美国当前主流当权派(政府和国会)一致打压中国,尽管其动机和手段不尽相同。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要做出妥协也会受到鹰派的掣肘。例如,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就在特朗普给习主席打电话的当天,他在国会上仍旧说与中国谈判是行不通的。就在本轮听证会期间,他在国会贸易听证会上表态依旧,我没有听到过比关税更好的主意,甚至宣称当前局面值得我们去承受一些不适。因此,后续的谈判是否能够达成协议还是未定之数。其结果不仅取决于双方谈判团队是否穷尽努力,更在于两国元首是否有足够的决心。这是对他们的判断力和掌控局面能力的巨大挑战。我们希望,也期待他们能够很好地应对挑战,减缓或消除目前中美关系螺旋型下滑,因为这不仅符合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也是国际社会所期盼的。无需说,后续谈判久拖未决或者完全破裂,是完全可能的,对此我们应有必要的准备。当然,这是另一个场景,是历史的另外一个可能。

CopyRight 2013 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