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和中国经济论坛——稳定经济增长,防范金融风险

【2018-07-13】

  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于713日举办了“2018世界和中国经济论坛——稳定经济增长,防范金融风险”。上半场由上海市政协副主席、民建中央副主席、民建上海市委主委周汉民先生发表主旨演讲“上海:改革无止境,开放无穷期”,并回答听众问题。下半场由四位专家发表演讲,分别是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的“重构宏观资产负债表:稳杠杆,移杠杆和去杠杆”,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徐明棋的中美贸易摩擦可能引发的风险及防范,朝阳永续首席经济学家、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特约研究员刘海影的中国高杠杆率的未来演绎,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研究员何知仁的稳增长、防风险背景下的财政政策和财政体制改革。他们讨论了如何应对中美贸易战,稳步地降低杠杆率,并为稳步的经济增长和防风险创造有利的政策环境等当下广为关注的问题。以下是研讨会的主要内容。

 

一.周汉民:上海下一步的开放

开放是上海最大的优势。几天前公布的“上海扩大开放100条”值得特别关注。这个行动方案聚焦金融业开放合作、构筑更加开放的产业体系、建设知识产权保护高地、打造进口促进新平台、创造一流营商环境等5个方面。

第一,以更大力度开放合作提升上海国际金融中心能级。比如,“取消在沪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外资持股比例限制,支持外国银行在沪同时设立分行和子行”;“支持境外企业和投资者参与上海证券市场,修改完善发行上市等规则”等。

第二,构筑更加开放的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产业体系。比如,“争取外资新能源汽车项目落地”,“按照国家部署加快取消汽车行业外资股比限制以及整车厂合资数量等的限制”等。注重体现上海服务业多层次开放优势,提出了投资性公司、培训机构、增值电信、工程设计、法律服务、人才中介、国际运输等领域的开放举措。同时探索国内需要的重点技术领域维修和再制造,以及保税维修监管新模式等。

第三,建设开放共享、内外联动的高标准知识产权保护高地。提高知识产权保护的有效性;强化知识产权海外维权能力,比如建设国际贸易知识产权海外维权基地,设立商标海外维权保护办公室;提升知识产权服务功能,比如加强商标马德里国际注册窗口服务能力、建成中国(上海)自贸区版权服务中心等。

第四,打造更具国际市场影响力的进口促进新平台。在服务国家战略中争取先行先试。利用办好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契机,推动海关事务担保方式创新、保税展示展销常态化运行等。体现上海口岸贸易特色和优势,集中在药品、医疗器械、化妆品等进口,以及宝玉石交易、跨境电商等领域。

第五,创造一流的国际化、法治化、便利化营商环境。重点突出上海在外商投资负面清单管理、审批服务“一网通办”、“证照分离”等营商环境改革领域的特色,深化推进营商环境改革专项行动。

二.邵宇:稳杠杆,移杠杆和去杠杆

我们经历这样一个变化,从稳住杠杆,到转移杠杆,最终要去杠杆。关键是我们要保持定力,但要适当补充水分。现在M2增速低于名义GDP增速比较多,所以不管是通过降准备金,还是通过什么方法,都不是在放水而是在补水。今年除了去杠杆,还要做一个刮骨疗毒,就是通过资管新规把影子银行彻底杀死。

重要的是长效机制的建设,房产税征收以及不动产的联网制度就是一种长效机制,使得房地产能够以釜底抽薪的方式消化泡沫。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建议一个更加有效的税种——空置税,可以从边际开始征税,比如从第五套房产开始征收,这样既能钝化市场反应,也能够削弱抗拒的力量。

更重要的是,我们期望重新对农村土地、城市户籍以及竞争性国资这几个关键要素推出重大改革,通过释放这些要素消化现在已经过度的流动性。同时建议对所得税,包括个人所得税和增值税,有更为实质性的降低,以增强市场和居民的信心。只有这些要素都一起使用时,才能保证市场重新稳定,杠杆得到缓慢但是可控的去化,最终使增长稳定下来。

三.徐明棋:中美贸易摩擦的风险及防范

1、贸易战可能引发的风险

贸易战本身对中国经济的直接影响应该是可以承受和化解的。高关税导致对美出口下降的规模可能会在10-20%之间。但是由于中国与外部市场的联系已经不仅仅是贸易,贸易战会通过更多途径发生溢出性的影响,从而导致中国原有的的风险被释放,甚至扩大。中国目前最大的风险是金融风险,去年开始已经提出了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因此防范贸易战引发金融风险是需要格外关注的。金融风险失控的最重要的因素是预期驱动形成的羊群效应,因此管控预期是宏观层面政府需要格外注意事项。

2、管控风险政策建议

贸易战可能导致贸易顺差减少,从而对人民币汇率形成压力。人民币贬值的预期又会使得资金外流的动机增强。此时货币政策的稳健性特别重要。人民币汇率仍然需要维持基本稳定。外汇管理体制和外汇管理规则也需要保持稳定,此时过分强调外汇管理反而不利于稳定预期;此时也不宜对外汇管理机制、外汇储备管理等进行大幅度调整。房地产市场调控仍然要以控制泡沫扩张为主,同时关注防范金融风险措施对房地产市场形成的压力,防范次生风险的爆发。股市的监管也同样不能以贸易战为由而改变基本的监管功能和目标。不能放松对市场违规行为的惩处,不应该轻易提让市场为某种类型的企业上市提供特殊通道和服务的口号。

3、企业微观层面的应对建议

如果是出口企业,出口到美国的商品被纳入到了25%惩罚性关税的范围,最好的方法是与进口商协商如何化解高关税引起的成本上涨,争取继续维持与客户的供应关系。尝试通过提供延期付款的方式来维持客户,让客户消化税收成本。开辟第三方市场或者转内销。

对于非出口企业,贸易战带来的主要影响是在金融层面。美元与人民币汇率的变动可能会对一些有跨国经营活动的企业的资产负债价值产生冲击,导致财务上的价值损失。另外对于这些企业而言,国内的金融环境可能发生变化,通胀率可能上升,原有的资产价值会发生变化,企业可通过套期保值化解汇率风险以及通过降低企业负债率,增加流动性资产的方式来应对金融调控可能引发的流动性危机需要提上议事日程。

四.刘海影:中国高杠杆率的未来演绎

1、现有路径:选择性出清+有限度刺激

表现为:去产能+去杠杆+信用背书不变,导致不少民企出局;收紧地方政府财力,使得经济刺激力度降低;表外转表内,令非标债务违约率上升,最终也将驱使债券违约率与银行坏账率提升;股价、房价与汇率均受到压力;微观杠杆率缓慢下滑、资本产出率继续降低,令宏观杠杆率继续上升,但速率降低;投资持续失速,经济持续承压。

2、可能选择一:继续去杠杆+加大刺激

表现为:国企信用背书不变,去杠杆导致更多民企出清;ROIC难以有效提升,微观杠杆率继续降低;微刺激下有效投资占比较低,资本产出比继续降低,导致宏观杠杆率难以下滑;经济增速有望反弹2个季度,随后下滑。

3、可能选择二:放弃去杠杆+加大刺激

表现为:国企信用背书不变,微观杠杆率上升;资本产出比快速走低降低; 宏观杠杆率快速走高;经济增速有望反弹4个季度,随后下滑。

4、可能选择三:放弃去杠杆+不刺激

表现为:国企信用背书不变,微观杠杆率上升;资本产出比维持稳定;宏观杠杆率缓慢走高;经济增速较快速度下滑。

5、可能选择四:破除国企背书+约束地方政府+宽松宏观政策

表现为:国企倒闭或重组,民企得到更多金融资源,债务杠杆率下滑;央行向银行间市场提供充分流动性,部分小银行被接管;投资效率提升,资本产出比提升,宏观杠杆率降低;经济增速快速下滑4-6个季度,随后反弹。

五.何知仁:财政政策和财政体制改革

1、短期内的财政政策应继续保持积极

财政应保证支出节奏不变或适当加快,与货币政策相配合,保持对环保、扶贫、高技术等领域供给侧改革的支持力度。应控制降杠杆的节奏,保证存量投资项目的资金接续,严禁新增地方政府隐性债务,从而对冲出口和房地产投资放缓带来的经济下行风险,防范再融资渠道不畅而引发的金融风险,稳住宏观杠杆率。

2、积极的财政政策无法长期依赖于财政支出

在银行主导的金融体系下,过度的财政支出必然导致宏观杠杆率上升。稳增长和防风险的矛盾会日益突出,政策空间将日益缩小。长期来看,积极的财政政策必须更依赖于减少企业税负。只有这样才能协调好稳增长、防风险的关系。完成上述转变需要深化财政体制改革。

3、财政体制改革的要求

预算改革:政府性基金预算打破“以收定支”,规范并扩大地方政府专项债的发行,建立有效的地方政府债券市场,利用市场力量制约地方政府融资。

税制结构性改革:仍可采用增量改革的思路,增加环保税、个税收入(增加高收入者税负,堵住避税渠道),适时开征财产税。同时,大幅减少增值税、企业所得税等税收收入及涉企费用。

央地财政关系改革:明确央地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适合全国通盘考虑的事权一律上收中央,纠正地方对GDP的过度追求;调节央地税收收入划分,适时开征适合地方征收的税种,例如房产税;完善中央转移支付制度等。


全文链接

 

CopyRight 2013 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