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座谈会2018年第4期 对中美贸易谈判结果的回顾和前瞻

【2018-05-28】

中美两国5月19日在华盛顿就双边经贸磋商发表了联合声明。如何评估、判断这个谈判结果?中方下一步应该怎么做?为此,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于5月25日举办了2018年第4次系列座谈会“对中美谈判结果的回顾和前瞻”。与会专家包括上海对外贸易学院教授、上海WTO事务咨询中心业务总监冯军,上海WTO事务咨询中心研究员姚为群,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徐明棋,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执行所长张海冰,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吴信如等。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乔依德主持了讨论。以下是专家们的主要观点。
 

一.本次中美谈判取得的阶段性成果值得肯定
专家们对此次中美谈判的结果予以肯定,因为中国守住了底线,既没有承诺缩减2000亿美元贸易顺差,也没有在“中国制造2025”上做任何让步。但这只是阶段性的成果,未来可能出现反复,因为本次谈判取得成果的原因可能包括美国中期选举的临近及美国内部意见的分化,而这些情况可能在未来发生变化。
与会专家认为,中美打贸易战会导致双输的局面,因此,尽管过程曲折,双方通过谈判最终和解是必然的选择。

二.未来谈判中双方各有妥协的空间
与会专家认为,特朗普政府的目标大致有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商业目标,即要缩小当前的贸易逆差。第二个层次是经济目标,通过贸易政策的施压减少中国在贸易上获得的利益,使中国不能快速缩小和美国的经济差距。第三个层次是战略目标。美国的战略家、军队领袖、智库等不断向特朗普建言,认为中国在中长期内必将成为美国的战略对手,特朗普虽然不反对,但不愿为了战略目标牺牲经济或商业目标。在短期内,特朗普必将全力解决第一层次的目标,若得到中方的配合,可能把第二和第三层次的目标暂时淡化或往后推延。
中国的目标也可分为三个层次,但是顺序恰好与美国相反。第一个层次是战略目标,即要争取更长的发展时间,避免在短期内和美国发生剧烈冲突从而影响中国崛起的步伐。第二个层次是经济目标,即要实施与中国发展道路相适应的产业政策,继续缩小与发达国家的经济差距。第三个层次是商业目标,包括关税、进口额等。为了第一层次的战略目标,中国可以在商业目标上做出必要的让步,甚至经济目标也可以略微调整。
在此基础上,中美是有条件互相做出妥协的。中国要做好在商业利益上让步的准备,各部门要紧密配合,认真地落实已达成的协议,并在微观层面充分评估和尽量减少让步带来的负面影响,例如进口农产品对中国农民的影响。作为交换,美国必然也愿意在经济和战略层面给予中国更大的空间。否则,特朗普不能实现其第一层次的目标,无法向选民交代。如果美国进而在经济和战略方面加强对中国的施压,中国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三.中国下一步的对策
专家认为,为了应对中美贸易摩擦,中国可采取以下五个方面的措施:
第一,要准确认识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内涵和外延,保持韬光养晦的总体基调,维持中美关系的稳定大局。面对中美贸易摩擦,要领会特朗普政策的意图和特点,冷静处置,主要通过扩大进口削减赤字规模,避免出口的大幅下滑。
第二,要深入绑定中美经济利益,加大中国在美国投资,让美国人对中国企业产生好感,加强民间外交。
第三,中美贸易关系不仅是经济问题,而且和地缘政治问题密切相关。中美贸易摩擦和朝核问题的进程深度关联,中国要发挥在维护地区稳定中的作用,利用这一因素稳定中美关系。
第四,要将“一带一路”平台化,引入国际化、高标准的规则。这些国际规则经过长期演化具有合理性,采纳这些规则将不仅减少西方国家对“一带一路”的质疑,而且对中国自身有益。
第五,要继续深入推进改革开放,这是根本出路,因为中美贸易摩擦的根源是双方各自的国内问题。中国要继续提倡全球化,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开好进口博览会。
第六,考虑利用反制裁法应对美国对中国的制裁。在美国退出2015年的伊朗核协议后,欧盟委员会宣布计划启用《1996防卫法》,以此向华盛顿施压,使其不再制裁与伊朗有商务往来的欧盟企业。《1996防卫法》就是《欧盟理事会1996 年11月22日第2271/96号条例》。在他国制裁可能损害欧盟利益或影响贸易与资本流动的情况下,该条例可以禁止欧企遵从制裁,明确反对其他国家国内立法在欧盟的域外效力。欧盟当初颁布这一条例是为了应对美国对古巴的禁运,但这一条例从未启动过。中国可以观察欧盟的举动,利用欧盟反制裁法的实践,为中国企业(如中兴公司)争取与欧盟企业同等的待遇。

 

全文链接

CopyRight 2013 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